《周书·列传·卷二十二》

  周惠达 冯景 杨宽 兄穆俭 柳庆 子机

  周惠达字怀文,章武文安人也。父信,少仕州郡,历乐乡、 平舒、平成三县令,皆以廉能称。

  惠达幼有志操,好读书,美容貌,进退可观,见者莫不重 之。魏齐王萧宝夤为瀛州刺史,召惠达及河间冯景同在合中, 甚礼之。及宝夤还朝,惠达随入洛阳。领军元釜势倾海内,惠 达尝因宝夤与釜言论,釜叹重之,于座遗惠达衣物。孝昌初, 魏临淮王彧北讨,以惠达为府长流参军。及万俟丑奴等构乱, 萧宝夤西征,惠达复随入关。宝夤后与贼战不利,退还,仍除 雍州刺史,令惠达使洛阳。未还,而宝夤反谋闻于京师。有司 以惠达是其行人,将执之。乃私驰还,至潼关,遇大使杨侃。 侃谓惠达曰:“萧氏逆谋已成,何为故入兽口?”惠达曰:“萧 王为左右所误,今往,庶其改图 。”及至,宝夤反形已露,不 可弥缝,遂用惠达为光禄勋、中书舍人。宝夤既败,人悉逃散, 唯惠达等数人从之。宝夤语惠达曰 :“人生富贵,左右咸言尽 节,及遭厄难,乃知岁寒也。”

  贺拔岳获宝夤送洛,留惠达为府祭酒,给其衣马,即与参 议。岳为关中大行台,以惠达为从事中郎。尝使至洛,魏孝武 与惠达语及世难。惠达陈天下事势,述岳有诚节,唯以忧国定 乱为事。言辞激切,帝甚嘉之。及还,具以白岳。岳曰 :“人 生于天,受命于君,岂有利人荣禄,而不忧其祸难?卿之所奏, 实获吾心 。”自是更被亲礼。岳每征讨,恒命惠达居守。又转 岳府属。

  岳为侯莫陈悦所害,悦得惠达,欲官之。惠达辞以疾,不 见许,乃遁入汉阳之麦积崖。悦平,惠达归于太祖,即用秦州 司马,安辑陇右。及太祖为大都督总管兵起雍,复以惠达为府 司马,便委任焉。魏孝武诏太祖尚冯翊长公主,以惠达为长史, 赴洛阳奉迎。至潼关,遇孝武已西,即令惠达先。太祖谓惠达 曰 :“昔周之东迁,晋郑是依。今乘舆播越,降临关右,吾虽 猥当其任,而才愧昔人。卿宜戮力,共成功业,以取富贵也。” 对曰 :“惠达宦游有年,属明公一匡之运,富贵之事,非所敢 望。但愿明公威德加于天下,惠达得效其尺寸,则志愿毕矣。” 太祖为大将军、大行台,以惠达为行台尚书、大将军府司马, 封文安县子,邑三百户。太祖出镇华州,留惠达知后事。于时 既承丧乱,庶事多阙。惠达营造戎仗,储积食粮,简阅士马, 以济军国之务,时甚赖焉。为安东将军,拜太子少傅,进爵为 伯,增邑三百户。寻除中书令,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九百户, 加卫大将军、左光禄大夫。

  四年,兼尚书右仆射。其年,太祖与魏文帝东征,惠达辅 魏太子居守,总留台事。惠达前后辞让,帝手诏答曰 :“西顾 无忧,唯公是属。萧、寇之重,深所寄怀 。”及邙山失律,人 情骇动。赵青雀率东人据长安子城反,惠达奉太子出渭桥北以 御之。军还,青雀等伏诛。拜吏部尚书。久之,复为右仆射。 自关右草创,礼乐缺然。惠达与礼官损益旧章,至是仪轨 稍备。魏文帝因朝奏乐,顾谓惠达曰:“此卿之功也。”寻拜仪 同三司。

  惠达虽居显职,性谦退,善下人,尽心勤公,进拔良士。 以此人皆敬而附之。十年,薨。子题嗣。隋开皇初,以惠达着 绩前代,追封萧国公。

  冯景字长明,少与惠达同志相友 。延(景)〔昌〕中,梁 人寇抄徐、扬,景谓萧宝夤曰 :“今梁寇凭凌,朝廷思靖边之 将。王若能先驱效命,非唯雪家国之耻,亦是保身之长策也。” 宝夤深然之。及宝夤为大都督,以景为功曹参军。后为右仆射, 引景入省,领尚书都令史。正光中,宝夤为关西大行台,又假 景陵江将军,领大行台都令史,从宝夤征讨。宝夤将举兵反, 景固谏,不从。

  宝夤败后,景还洛。朝廷先闻景有谏言,故免之。除奉车 都尉。汝阳王元叔昭为陇右大行台,启景为行台郎中。贺拔岳 为大都督,又以景为从事中郎。太祖平侯莫陈悦,除景洛阳郡 守,寻兼行台左丞,留守原州。魏孝武西迁,封高阳县伯,邑 三百户。迁散骑常侍、行台尚书,加瀛州刺史。大统初,行泾 州事。后以疾卒。

  杨宽字景仁,弘农华阴人也。祖恩,魏镇远将军、河间内 史。父钧,博学强识,举秀才,拜大理平,转廷尉正。累迁, 历洛阳令、左中郎将(军)、华州大中正、河南尹、廷尉卿、 安北将军、七兵尚书、北道大行台、恒州刺史、怀朔镇将(军), 卒于镇。赠侍中、司空公,追封临贞县伯,谥曰恭。

  宽少有大志,每与诸儿童游处,必择高大之物而坐之,见 者咸异焉。及长,颇解属文,尤尚武艺。弱冠,除奉朝请。属 钧出镇恒州,请从展效,乃改授将军、高阙戍主。时茹茹既乱, 其主阿那瑰来奔,魏帝遣使纳之,诏钧率兵卫送。宽亦从,以 功拜行台郎中。时北边贼攻围镇城,钧卒,城民等推宽守御。 寻而城陷,宽乃北走茹茹。后讨镇贼,破之,宽始得还朝。

  魏广阳王深与宽素相委昵,深犯法得罪,宽被逮捕。魏孝 庄时为侍中,与宽有旧,藏之于宅,遇赦得免。除宗正丞。北 海王颢少相器重,时为大行台,北征葛荣,欲启宽为左右丞, 与参谋议。宽辞以孝庄厚恩未报,义不见利而动。颢未之许。 颢妹婿李神轨谓颢曰 :“杨宽义士也,匹夫犹不可夺志,况义 士乎。王今强之以行,亦恐不为人用 。”颢乃止。孝庄践阼, 拜通直散骑侍郎,领河南尹丞,行洛阳令。

  邢杲反,宽以都督从太宰、上党王元天穆讨平之。就拜通 直散骑常侍。师未还,属元颢自梁入洛,孝庄出居河内。天穆 惧,计无所出,集诸将谋之。宽曰:

  “吴人轻跳,非王之敌。况悬军深入,师老兵疲,强弩之 末,何能为也。愿径取成皋,会兵伊洛,戮带定襄,于是乎在。 此事易同摧朽,王何疑焉 。”天穆然之,乃引军趣成皋,令宽 与尔朱能为后拒。寻以众议不可,乃回赴石济。宽夜行失道, 后期。诸将咸言 :“宽少与北海周旋,今不来矣 。”天穆答曰: “杨宽非轻于去就者也,其所逗留,必有他故。吾当为诸君保 明之 。”语讫,候骑白宽至。天穆抚髀而笑曰 :“吾固知其必 来 。”遽出帐迎之,握其手曰 :“是所望也 。”即给牛三十头、 车五乘、绵绢一十五车、羊五十口。与天穆俱谒孝庄于太行, 拜散骑常侍、安东将军。仍为都督,从平河内,进围北中。

  时梁将陈庆之为颢兵守北门,天穆驻马围外,遣宽至城下 说庆之。宽先自称姓名,然后与语,备陈利害,劝令早降。庆 之不答。久之,乃曰 :“贤兄抚军在此,颇欲相见 。”宽答曰: “仆兄既力屈(凶)〔王〕威,迹沦逆党 ,人臣之理,何烦相 见。向所以先申姓名者,岂不知兄在彼乎。直以信不见疑,忠 为令德耳。仆之昆季,幸不待言。但当议良图,自求多福。” 天穆闻之,谓左右曰:“杨宽大异人,何至不惜形便如此。”自 是弥敬重之。孝庄反正,拜中军将军、太府卿、华州大中正, 封澄城县伯,邑三百户。

  尔朱荣被诛,其从弟世隆等拥部曲烧城门,出据河桥,还 逼京师。进宽镇北将军、使持节、大都督,随机扞御。世隆谓 宽曰:“岂忘太宰相知之深也?”宽答曰:“太宰见爱以礼,人 臣之交耳。今日之事,事君常节 。”世隆北走,宽追至河内。 俄而尔朱兆陷洛阳,囚执孝庄帝。宽还洛不可,遂自成皋奔梁。 至建业,闻孝庄帝弒崩,宽发哀尽礼。梁武义之,待之甚厚。 寻而礼送还朝。至下邳,尔朱仲远启复宽官爵,留为大行台吏 部尚书。

  孝武初,改授散骑常侍、骠骑将军、给事黄门侍郎,监内 典书事。时夏州戍兵数千人据兖州反,诏宽兼侍中,节度诸军 讨平之。中尉綦俊与宽有宿憾,诬以他罪,劾之。孝武谓侍臣 等曰:“杨宽清直,朕极知其无罪,但不能杜法官之奏耳。”事 下廷尉,寻得申释。又除黄门侍郎,兼武卫将军。孝武与齐神 武有隙,遂召募骑勇,广增宿卫。以宽为合内大都督,专总禁 旅。从孝武入关,兼吏部尚书。录从驾勋,进爵华山郡公,邑 一千二百户。大统初,迁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傅、仪同三司。 三年,使茹茹,迎魏文悼后。还,拜侍中、都督泾州诸军事、 泾州刺史。五年,除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东雍州 诸军事、东雍州刺史,即本州也。十年,转河州刺史。十六年, 兼大丞相府司马。

  朝议欲经略汉川,而梁宜丰侯萧循固守南郑。十七年,宽 从大将军达奚武讨之。梁武陵王萧纪遣将杨干运率兵万余人救 循,武令宽督开府王杰、贺兰愿德等邀击之。军至白马,与干 运合战,破之,俘斩数千人。军还,除南豳州刺史。魏废帝初, 入为尚书左仆射、将作大监,坐事免。魏恭帝二年,除廷尉卿。 世宗初,拜大将军,增邑一千二百户。从贺兰祥讨吐谷浑,破 之,别封宜阳县公,邑一千户。除小冢宰,转御正中大夫。武 成二年,诏宽与麟趾学士参定经籍。

  宽性通敏,有器识。频牧数州,号为清简。历居台阁,有 当官之誉。然与柳庆不协,欲按成其罪,时论颇以此讥之。保 定元年,除总管梁兴等十九州诸军事、梁州刺史。其年,薨于 州。赠华陕虞上潞五州刺史。谥曰元。子纪嗣。大象末,官至 上仪同大将军、虞部下大夫。

  宽二兄,穆、俭。穆字绍叔。魏永安中,除华州别驾。孝 武末,宽请以澄城县伯让穆,诏许之。仍拜中军将军、金紫光 禄大夫,除车骑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卒于家。 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华州刺史。

  俭字景则。伟容仪,有才行。魏正始中,起家侍御史,加 奉朝请,迁员外散骑侍郎。孝昌中,除镇远将军、顿丘太守。 未及述职,元颢启请随军。建义初,兼给事黄门侍郎、左将军、 太府少卿。元颢入洛,授抚军将军。孝庄反正,废于家。寻拜 散骑常侍、都督颍州诸军事、颍州刺史。建明中,加征南将军、 金紫光禄大夫。孝武初,除卫将军、北雍州刺史。政尚宽惠, 夷夏安之。孝武西迁,除侍中、骠骑将军。大统初,以本官行 东秦州事,加使持节、当州大都督。从破齐神武于沙苑,封夏 阳县侯,邑八百户。七年,领大丞相府谘议参军,出为都督东 雍华二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华州刺史。八 年,卒于家。赠本官,谥曰静。

  柳庆字更兴,解人也。五世祖恭,仕后赵,为河东郡守。 后以秦、赵丧乱,乃率民南徙,居于汝、颍之间,故世仕江表。 祖縃,宋同州别驾,宋安郡守。父僧习,齐奉朝请。魏景明中, 与豫州刺史裴叔业据州归魏。历北地、颍川二郡守、扬州大中 正。

  庆幼聪敏,有器量。博涉群书,不治章句。好饮酒,闲于 占对。年十三,因曝书,僧习谓庆曰 :“汝虽聪敏,吾未经特 试 。”乃令庆于杂赋集中取赋一篇,千有余言,庆立读三遍, 便即诵之,无所遗漏。时僧习为颍川郡,地接都畿,民多豪右。 将选乡官,皆依倚贵势,竞来请托。选用未定。僧习谓诸子曰: “权贵请托,吾并不用。其使欲还,皆须有答。汝等各以意为 吾作书也。”庆乃具书草云:“下官受委大邦,选吏之日,有能 者进,不肖者退。此乃朝廷恒典。”僧习读书,叹曰:“此儿有 意气,丈夫理当如是 。”即依庆所草以报。起家奉朝请。庆出 后第四叔,及遭父忧,议者不许为服重。庆泣而言曰 :“礼者 盖缘人情,若于出后之家,更有苴斩之服,可夺此从彼。今四 叔薨背已久,情事不追。岂容夺礼,乖违天性!”时论不能抑, 遂以苫块终丧。既葬,乃与诸兄负土成坟。服阕,除中坚将军。 魏孝武将西迁,除庆散骑侍郎,驰传入关。庆至高平见太 祖,共论时事。太祖即请奉迎舆驾,仍命庆先还复命。时贺拔 胜在荆州,帝屏左右谓庆曰 :“高欢已屯河北,关中兵既未至, 朕欲往荆州,卿意何如?”庆对曰 :“关中金城千里,天下之 强国也。宇文泰忠诚奋发,朝廷之良臣也。以陛下之圣明,仗 宇文泰之力用,进可以东向而制群雄,退可以闭关而固天府。 此万全之计也。荆州地非要害,众又寡弱,外迫梁寇,内拒欢 党,斯乃危亡是惧,宁足以固鸿基?以臣断之,未见其可。” 帝深纳之。

  及帝西迁,庆以母老不从。独孤信之镇洛阳,乃得入关。 除相府东合祭酒,领记室,转户曹参军。八年,迁大行台郎中, 领北华州长史。十年,除尚书都兵,郎中如故,并领记室。

  时北雍州献白鹿,群臣欲草表陈贺。尚书苏绰谓庆曰:“近 代以来,文章华靡,逮于江左,弥复轻薄。洛阳后进,祖述不 已。相公柄民轨物,君职典文房,宜制此表,以革前弊 。”庆 操笔立成,辞兼文质。绰读而笑曰 :“枳橘犹自可移,况才子 也 。”寻以本官兼雍州别驾。

  广陵王元欣,魏之懿亲。其甥孟氏,屡为匈横。或有告其 盗牛。庆捕推得实,趣令就禁。孟氏殊无惧容,乃谓庆曰:“今 若加以桎梏,后复何以脱之?”欣亦遣使辨其无罪。孟氏由此 益骄。庆于是大集僚吏,盛言孟氏依倚权戚,侵虐之状。言毕, 便令笞杀之。此后贵戚敛手,不敢侵暴。

  有贾人持金二十斤,诣京师交易,寄人停止。每欲出行, 常自执管钥。无何,缄闭不异而失之。谓主人所窃,郡县讯问, 主人遂自诬服。庆闻而叹之,乃召问贾人曰:“卿钥恒置何处?” 对曰 :“恒自带之 。”庆曰 :“颇与人同宿乎?”曰:“无。” “与人同饮乎?”曰 :“日者曾与一沙门再度酣宴,醉而昼寝。” 庆曰:“主人特以痛自诬,非盗也。彼沙门乃真盗耳。”即 遣吏逮捕沙门,乃怀金逃匿。后捕得,尽获所失之金。十二年, 改三十六曹为十二部,诏以庆为计部郎中,别驾如故。

  有胡家被劫,郡县按察,莫知贼所,邻近被囚系者甚多。 庆以贼徒既众,似是乌合,既非旧交,必相疑阻,可以诈求之。 乃作匿名书多牓官门曰 :“我等共劫胡家,徒侣混杂,终恐泄 露。今欲首,惧不免诛。若听先首免罪,便欲来告 。”庆乃复 施免罪之牓。居二日,广(阳)〔陵〕王欣家奴面缚自告牓下。 因此推穷,尽获党与。庆之守正明察,皆此类也。每叹曰:“昔 于公断狱无私,辟高门可以待封。傥斯言有验,吾其庶几乎。” 十三年,封清河县男,邑二百户,兼尚书右丞,摄计部。十四 年,正右丞。

  太祖尝怒安定国臣王茂,将杀之,而非其罪。朝臣咸知, 而莫敢谏。庆乃进曰 :“王茂无罪,奈何杀之?”太祖愈怒, 声色甚厉,谓庆曰 :“王茂当死,卿若明其无罪,亦须坐之。” 乃执庆于前。庆辞气不挠,抗声曰 :“窃闻君有不达者为不明, 臣有不争者为不忠。庆谨竭愚诚,实不敢爱死,但惧公为不明 之君耳。愿深察之 。”太祖乃悟而赦茂,已不及矣。太祖默然。 明日,谓庆曰 :“吾不用卿言,遂令王茂冤死。可赐茂家钱帛, 以旌吾过 。”寻进爵为子,增邑三百户。十五年,加平南将军。 十六年,太祖东讨,以庆为大行台右丞,加抚军将军。还转尚 书右丞,加通直散骑常侍。魏废帝初,除民部尚书。

  庆威仪端肃,枢机明辨。太祖每发号令,常使庆宣之。天 性抗直,无所回避。太祖亦以此深委仗焉。二年,授车骑大将 军、仪同三司。魏恭帝初,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尚书右仆射,转左仆射,领著作。六官建,拜司会中大夫。孝 闵帝践阼,赐姓宇文氏,进爵平齐县公,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户。 晋公护初摄政,欲引为腹心。庆辞之,颇忤旨。又与杨宽 有隙,及宽参知政事,庆遂见疏忌,出为万州刺史。世宗寻悟, 留为雍州别驾,领京兆尹。武成二年,除宜州刺史。庆自为郎, 迄于司会,府库仓储,并其职也。及在宜州,宽为小冢宰,乃 囚庆故吏,求其罪失。按验积六十余日,吏或有死于狱者,终 无所言,唯得剩锦数匹。时人服其廉慎。保定三年,又入为司 会。

  先是,庆兄桧为魏兴郡守,为贼黄宝所害。桧子三人,皆 幼弱,庆抚养甚笃。后宝率众归朝,朝廷待以优礼。居数年, 桧次子雄亮白日手刃宝于长安城中。晋公护闻而大怒,执庆及 诸子侄皆囚之。让庆曰 :“国家宪纲,皆君等所为。虽有私怨, 宁得擅杀人也!”对曰:“庆闻父母之雠不同天,昆弟之雠不同 国。明公以孝治天下,何乃责于此乎 。”护愈怒,庆辞色无所 屈,卒以此免。天和元年十二月薨。时年五十,赠鄜绥丹三州 刺史,谥曰景。子机嗣。

  机字匡时,少有令誉,风仪辞令,为当世所推。历小纳言、 开府仪同三司、司宗中大夫。大象中,御正上大夫、华州刺史。 机弟弘,字匡道,少聪颖,亦善草隶,博涉群书,辞彩雅 赡。与弘农杨素为莫逆之交。解巾中外府记室参军。建德初, 除内史上士,历小宫尹、御正上士。陈遣王偃民来聘,高祖令 弘劳之。偃民谓弘曰 :“来日,至于蓝田,正逢滋水暴长,所 赍国信,溺而从流。今所进者,假之从吏。请勒下流人,见为 追寻此物也。”弘曰:“昔淳于之献空笼,前史称以为美。足下 假物而进,讵是陈君之命乎 。”偃民惭不能对。高祖闻而嘉之, 尽以偃民所进之物赐弘,(乃)〔仍〕令报聘。占对详敏,见称 于时。使还,拜内史都上士,迁御正下大夫。寻卒于官,时年 三十一。高祖甚惜之。赠晋州刺史。杨素诔之曰 :“山阳王弼, 风流长逝。颍川荀粲,零落无时。修竹夹池,永绝梁园之赋; 长杨映沼,无复洛川之文 。”其为士友所痛惜如此。有文集行 于世。 庆三兄,鷟、虬、桧,虬、桧并自有传。鷟好学,善属文。 魏临淮王记室参军事。早卒。子带韦,字孝孙。深沉有度量, 少好学。身长八尺三寸,美风仪,善占对。韩贤素为洛州刺史, 召为主簿。后与诸父归朝,太祖辟为参军。

  时侯景作乱江右,太祖令带韦使江、郢二州,与梁邵陵、 南平二王通好。行至安州,值假宝等反,带韦乃矫为太祖书以 抚安之,并即降附。既至郢,见邵陵 ,具申太祖意 。邵陵即 (时)〔使〕随带韦报命 。以奉使称旨,授转辅国将军、中散 大夫。 十七年,太祖遣大将军达奚武经略汉川,以带韦为治行台 左丞,从军南讨。时梁宜丰侯萧循守南郑,武攻之未拔。乃令 带韦入城说循曰 :“足下所固者险,所恃者援,所守者民。今 王师深入栈道,长驱汉川,此则所凭之险不足固也;武兴陷没 于前,白马破亡于后,自余川谷酋豪,路阻而不敢进,此则所 望之援不可恃也;夫顾亲戚,惧诛夷,贪荣慕利,此生人常也, 今大兵总至,长围四合,戮逃亡以劝安居,赏先降以招后服, 人人怀转祸之计,家家图安堵之谋,此则所部之民不可守也。 且足下本朝丧乱,社稷无主,尽忠将何所托,死节不足成名, 窃为足下不取也。仆闻贤者相时而动,智者因变立功。当今为 足下计者,莫若肉袒军门,归命下吏,免生民于涂炭,全发肤 于孝道。必当纡青拖紫,裂土分珪,名重当时,业光后嗣。岂 若进退无据,身名俱灭者哉 。”循然之,后乃降。 魏废帝元年,出为解县令。二年,加授骠骑将军、左光禄 大夫。明年,转汾阴令。发摘奸伏,百姓畏而怀之。世宗初, 入为地官上士。武成元年,授帅都督、治御伯下大夫,迁武藏 下大夫。保定三年,授大都督。四年,加仪同三司、中外府掾。 天和(六)年,封康城县男,邑五百户,转职方中大夫。三年, 授兵部中大夫。虽频徙职,仍领武藏。寻丁母忧。起为职方中 大夫。五年,转武藏中大夫。俄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凡居剧职,十有余年,处断无滞,官曹清肃。

  时谯王俭为益州总管,汉王赞为益州刺史。高祖乃以带韦 为益州总管府长史,领益州别驾,辅弼二王,总知军民事。建 德中,大军东讨,征带韦为前军总管齐王宪府长史。齐平,以 功授上开府仪同大将军,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陈王纯出并 州,以带韦为并州司会、并州总管府长史。六年,卒于位,时 年五十五。谥曰恺。子祚嗣。少有名誉。大象末,宣纳上士。

  史臣曰:周惠达见礼于宝夤,杨宽荷恩于晋泰。既而萧氏 获罪,庄帝出居,遂能契阔寇戎,不以兴(王)〔亡〕革虑; 崎岖危难,不以夷险易心。斯固笃终之士。柳庆束带立朝,怀 匪躬之节;莅官从政,着清白之美。并遭逢兴运,各展志能, 誉重搢绅,望隆端揆,非虚云也。然庆畏避权宠,违忤宰臣, 虽取诎于一时,实获申于千载矣。

上一章』『周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周书 列传卷二十二译文

周惠达字怀文,章武文安人。  父亲周信,少年时在州郡当官,历任乐乡、平舒、平成三县县令,都以清廉能干出名。  周惠达自幼就有志向操守,好读书,容貌漂亮,举止有节,见到他的人没有不看…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菏泽市牡丹区教育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zmdedu.cn/bookview/7155.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